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市县频道
师恩泽厚!75岁老教师退休16年再过教师节,40余学生送匾致敬
时间:2020-09-14

师恩泽厚!75岁老教师退休16年再过教师节,40余学生送匾致敬



万博bet官客户端新闻网讯(吴华)9月10日,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南唐乡北唐村。



现年75岁的退休教师许廷栋退休16年了,在第36个教师节来临之际,北唐村40名学生给老师送匾致敬。学生代表杜星说许老师对他影响很大,总结为“一句话 一辈子 一生情”,并撰文《南唐垣上一杆旗》,记叙了他作为学生、作为同事、作为领导心目中的许老师,几十年在讲坛辛勤耕耘,桃李满园的许多感人故事,表达了他对许老师尊敬、爱戴、感谢之情。赵青是杜星的妻子,也是许老师的同事,受北唐七六届学子嘱托给许老师写下“师恩泽厚”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在太原雕刻制成匾额,悬挂在许老师家中。



许老师说,退休16年了,学生给他挂匾过节,很高兴。


学生杜星为老师赠书,文章发表在《新唐风》上


南唐垣上一杆旗——记许廷栋老师


“三尺讲坛呕心血,满园桃李报春风。”将这幅对联送给许廷栋老师最合适不过了。许老师是南唐乡北唐村人,翼城中学老三届学生,因文化大革命没能上大学,回村后当了民办教师。他这一教就是几十年,教成了南唐垣上一面旗帜。他教学的第一站就是我们村。当时学校在“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以学为主,兼学别样”的指引下,大搞开门办学。曾为好学生的许老师,心里明白知识的重要性,知道老师职责是什么,学生的任务是什么,因此,就想方设法利用学生走出校门的机会,将数学知识与开门办学有机结合在一起。我清楚地记得,许老师带领学生测量堡子的情景。堡子,位于我村南门坡底下学校东边,是一座冷兵器时代防御外敌的古老建筑。堡子东西长约50米,南北宽约30米,从地面到主体平台有两三人高,平台上四周还有一人多高的土围墙。来到堡子,许老师先给学生讲解堡子悠久的历史和村民齐心协力御敌的故事,以此激发学生兴趣,接着教学生测量堡子所用土方量的方法。许老师让小个男生和女生丈量堡子的长和宽,选派几个高个男生测量堡子的高度。随后,许老师指着堡子上的断垣残壁说:“堡子上的土墙也属于堡子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大家说是不是?”“是!”同学们齐声应和着。“堡子墙体久经风雨,攀登危险,怎么测量?”同学们一下子活跃起来,七嘴八舌议论开来。“搭人梯,我可以站在最下边支撑!”许随虎高喊着。“我也行!”“我也行!”杜廷义等几个身体健壮的同学也纷纷举手请缨。“不行!”“不安全。”有几个学生极力反对地说。许老师说道:“我们能不能用数学知识站在墙下巧妙地量出围墙的高度呢?”一石激起千层浪,几个爱动脑筋的同学互相交流着,刚才那几位人高马大主张用人梯量的人抓耳挠腮地沉默了下来。“用量角仪测出墙体上端仰角的度数。”学习委员史梅娥期待地望着许老师说。“再量出墙体到测角仪的距离,利用直角三角形边角关系可以计算出墙体的高度。”师天德大声补充道。“好!”许老师说着也拽着学生垂吊下来的绳子攀登到了平台上。“把量角仪吊上来!”许老师说。许老师手拿量角仪,一边熟练地测量着断垣墙体处的上端角度、水平距离、墙体中位线的长度和墙体的厚度,一边大声地介绍着测量的方法,并报出测量的数据,要求同学们一一记下来。然后提示大家:“我们堡子墙体的横截面是个梯形,我们可算出整个墙体的横截面积,再根据……”还没等许老师说完,已经有人喊道:“老师,我会了!”大家纷纷低头开始计算起来,一会儿就都抢着举手说出自己算出的土方量。许老师最后要求,同学们记好计算的数据,回学校再认真演算相互交流。“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同学们高兴地唱着歌向学校走去。古老而敦实的堡子,在晚霞的映照下显得更加雄厚巍峨。许老师还带领同学们用太阳照射的影子测量过我们村东南边砖塔的高度,用几何知识测算过村北水渠百米长所挖土方量,到大队会计处考察了解记账方式等等。



在文革时期,好多学生都荒废了学业,但许老师所教的那几届学生,他们不仅没有荒废学业,而且在许老师极富兴趣的教学实践中学得很扎实。1977年恢复高考后,我村的师天德、行秀莲、师天录、杜天文等干了好几年活的同学,先后考上了大中专学校。与邻村相比,我村考上的人最多,这无不得益于许老师灵活的工作思路和高尚的职业情操。1978年,公社在原村成立复习班,抽调最好的老师去代课,许老师被抽调带数学。我得知此消息后,立马到许老师家去找他,因为许老师就是我的初中数学老师。见到许老师,我说出自己矛盾的心理,想复读又怕考不上。许老师说道:“不用担心,你脑子聪明,差得又不多,只要好好学,一定能考上。”得到许老师的鼓励,我立马去报名到原村复读。我深知许老师的厉害、严格、水平。记得有一次,坐在右后排几个同学上课捣蛋。“台湾特务,给我老实点!”许老师立马瞪大眼睛,脸红脖子粗地吼道。这吼声比讲课提高了八度,教室里立即安静下来。许老师批改作业特别认真,学生们从不敢胡写,有一点不规范的地方都过不了关。许老师讲课逻辑性特强,一环扣一环把解题步骤讲得清清楚楚。尤其是我们在黑板上做完题后,他总要追问我们为什么,即使步骤答案正确,他还要接着问:“还有别的解法吗?”“还能再用另一种方法解吗?”在他这样的启发诱导下,同学们不知不觉就被领进数学迷宫,其乐无穷。正是在许老师循循善诱的教导和严格管理下,我学习兴趣大增,数学成绩迅速提高,寒假考试我成绩名列前茅。1979年,我就考上了隰县师范,我从心里感激许老师。1981年师范毕业后,我回到了家乡任教,二年后调到南唐中学,和许老师成了同事,对许老师有了更深地了解。他当初上高中时就是老师鼓励冲击北大的高材生。副县长陈发聩就是他的高中语文老师,特别欣赏他的才华,当了领导后,就想把他调到县政府工作。当时的南唐联校指导员高步升哪儿舍得放,就没告诉许老师,然后就给程发聩回话说:“许廷栋家里负担重离不开,他不去。”结果就误了这个机会。1982年暑期,全县教师召开预讲培训会,许老师代表南唐中学给所有初中数学老师上了一堂示范课。这一讲,讲得惊动四座;讲得许老师声名远播,自此成为临汾市每年中考阅卷老师、阅卷组长;讲得翼城中学数学组长徐光彬老师心动不已,三番五次来南唐要许老师,但南唐中学坚持不放人。就这样许老师扎根南唐几十年,成为南唐垣上教育界一杆旗。



1988年,我和焦毓灵有幸与许老师一起带复习班后,我们更加佩服许老师。许老师上课总是提前在教室门口候课,晚自习辅导,常常下了自习还不出来。管理上,许老师也有妙招,复习班大都是冲着考中专、师范来的较好的学生,所以,这些学生容易翘尾巴,沉不下心来学习。许老师见状对我说:“这几个小鬼需要敲一敲,这种学习态度哪能考上?”于是他就精选了一份数学中考题进行考试,考下来那几个自以为是的学生最高分只有86分。分析会上,许老师用手指敲着桌子,严肃地训斥着:“这样的成绩能考上吗?”“这个题为什么错了?”“这个题考过为什么得不了满分?”“这个题为什么不细心?”……只逼得学生一个个低下了头,冒出了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从此,我班学生再不敢自毛了,开始发奋学习。



当然,学生不仅仅害怕许老师的威严,更敬佩许老师的水平。许老师早已把初中数学融会贯通,烂熟于心,上课即使不拿书,也知道哪个题在哪一页。而且许老师也是经常给县教研室出题的人,各省的中考题也了然于胸,讲到每个考点,都会信手拈来一道进行练习、讲解、拓展。学生都说:跟着许老师好好复习,能复习到点子上,成绩会蹭蹭往上涨。尤其感人的是许老师爱生如子。周韶华同学,成绩不错,但家境贫寒。许老师了解情况后,就让他住到自己的宿舍里,热情关怀,及时辅导。现在,考上中专已在太原工作三十多年的学生周韶华,每每提及许老师,总是感慨地说:“许老师对我的关怀和呵护真像一位父亲,人们说父爱如山,我说师爱如山,其恩难忘呀!”真是有许老师这个榜样,我们师生又同一个村,同带一个班,心往一起用,劲往一起使。那年我班中考成绩辉煌:6人直接考上中专、师范, 28人考上翼城中学,而且他们最终都考上了大中专院校。



后来,我先后担任了教导主任、副校长,更明白许老师的品牌效应,因此每年都把他放在最重要的岗位上。只要有复习班就让他带复习班,因为许老师这面旗帜一插起,复习的学生就会哗哗地来报名。还把他定为学科带头人,让年轻教师拜他为师。在他的带动和培养下,数学教师快速成长,学校教师整体素质快速提升。许老师教学几十年,桃李满天下。有在省市当领导的,有在医院当主任医师的,有在金融机构做经理的,有在教育战线当局长、当校长的,有国企董事长,有民企老板,就是留在农村的也能用所学知识干一些技术活的,有盖房当包工头的,有会科学种植发家致富的。同村万小有、师天录、焦毓灵,晓史吉文奎、李光灿,云唐白璃、南唐张俊才、符册芦俊岩、凡店李辉等等,凡是受过许老师教诲的,都受其影响,在不同的岗位做出了成绩。这些学生也和许老师保持着联系。2019年春节,毕业近20年的学生刘清华,从广东汕头回来,特意召集同班学生,请许老师和我等到翼城惠雅酒店举行隆重的谢师宴,我们感到无比高兴,作为一名普通教师“没求衣食美,唯盼生成才;今品谢师宴,心觉比蜜甜。” 许老师作为严师,教书育人,桃李争艳;作为慈父,诗书传家,收获甘甜。许老师有三个儿子,先后都考上了学,尤其是1992年,两儿子个同时考上大中专学校,当时在南唐传为佳话。凡熟悉许老师的人都知道,许老师在管理孩子上付出了许多心血。三个孩子上初中时都是跟着他在同吃同住。每天吃饭时、下晚自习后,许老师都要抓紧时间辅导孩子。当时许老师的宿舍是办公室改成的三间房,东西两间老师宿舍,中间有个客厅,前面小院也大。每逢吃饭和活动时间,尤其是谁家办喜事行礼回来,大家都爱集中到这里侃大山。但许老师闹中取静,和孩子在家里静静学习。正是许老师的严格要求和耐心辅导,三个孩子才一个个都成了才。有了孙子后,他又辅导孙子,大孙子2018年考入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前几年,三个儿子合力为许老师老两口修建了六间宽敞明亮的大北房,让他们安度晚年。



但许老师退休后却不甘清闲,主动组织村里老干部参加县、乡各种文体活动,参加党支部村委会组织的一切活动,先后被选为党风、村风监督小组组长,村委会换届选举小组成员,和杜峰、王方田这些学生一起承担起全村收缴养老保险费、医疗保险费、人口普查、农业普查、宅基地普查等工作,为左邻右舍办红白喜事坐礼房记账。当然还常为邻居们孩子们解决思想问题,辅导数学知识。

已过古稀之年的许老师,依然精神矍铄,干劲十足,用他那颗炽热的心为村民忙碌着、服务着。我们这些学生一谈到教育话题,就会想起许老师,就会为南唐垣上教育界这面高高飘扬的旗帜感到骄傲和自豪。


2020年2月28日


送匾活动由学生焦毓灵主持


学生代表杜星


学生代表师天录


学生代表万小有


学生代表焦毓灵


许廷栋老师讲话


村党支部书记杜光成讲话 村两委班子到场助兴